星龙资讯网,时尚的代言人!

微信号:

Joyside与摩登天空再续前缘|一切都浪漫如初

时间:2020-10-13 13:36人气:编辑:admin

  The Last Party for the Endless Songs
  2009年,关于北京鼓楼东大街的记忆里,一定有一个夜晚无法被忘记。那是在彼时还是Mao Livehouse的111号,9月12日晚9点到翌日凌晨,一场末日般的狂欢沸腾了整条鼓楼东大街的心脏。那个夜晚是属于Joyside的。
  在如今的豆瓣帖子上,还看得到十多年前那场告别演出的景况,演出的名字是“The Last Party for the Endless Songs”,门票卖了800多张,破了Mao的记录。人们被挤成了纸片,可没有人在乎。咆哮是伴着眼泪嘶吼而出的,不断有人声嘶力竭地喊着“你们给我回来”,台上的他们说“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个葬礼”。那一晚,酒精、呕吐物、汗水的盐津味和流不完的眼泪,搅动成一股悲伤的味道。
  演出结束后,刘虹位一个人先走了。边远在脸上贴了胡子,让工作人员打开后门离开。刘耗发了封豆邮给远在美国巡演的王梓,“弟弟,今天我的乐队没有了。”
  2008年Joyside的巡演纪录片《破碎》里,边远曾形容Joyside的音乐是:“关于世界末日的狂欢,关于爆炸,关于破碎。”这一切在这一晚无比真切。
  “想继续前行,用了十年”
  乐队解散后,曾聚在一起燃烧的生命,皆如被命运悉数射出的箭,四散各方。刘虹位远离了音乐,只身前往河北从事扶贫事业。只是有一些晚上,他总是一个人在办公室放着音乐,喝酒、跳舞,偶尔疯了一样。
  颓靡而浪漫的边远想过跟着邮轮航行远方,最终离开了北京,去了秦皇岛,找了一个能看到海的房子。他在不同的乐队里释放着不同的人格,后来把自己一个人投射到宇宙中,开始追寻更旷远和杳渺的对话。
  刘耗从古着店开到School酒吧,目睹了后来很多新的乐队和故事;关铮在School做了两年的酒保,加入了几个不同的乐队,如今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爸爸。
  2018年,刘虹位回到北京。这一年底,四个人在一家涮羊肉店约了一桌。酒精迅速化解着十年不曾同席的生疏,喝到兴头上,刘耗突然憋出那句在每个人心里都憋了很久的话:“还有没有想法,把乐队重新弄一下?”这四个喝醉了的中年人,一起冲进School酒吧,在舞台上喊着“Joyside要组起来了”!十年的时间跨度瞬间被抹去,关铮使劲打鼓,打着打着就哭了。
  刘耗在访谈里说:“2009年我们解散,2019年我们重组,想通了很多事情,解决了很多问题,想继续前行,用了十年。”
  “3488天,我们回来了”

标签:
相关资讯
热门频道

热门标签

电影新闻 | 电视新闻 | 音乐资讯 | 综艺资讯 | 网络剧

Copyright © 2012-2020 星龙资讯网 版权所有